学术界大地震!饶毅实名举报三大咖学术造假:为中国科学界洗刷耻行业新闻

来源:广东论文网 / 作者:论文君 / 2019-11-30 10:58
今天,中国学术界爆出大新闻:前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实名举报武汉大学医学院李红良教授、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生化细胞所裴钢院士、上海药物所耿美玉研




今天,中国学术界爆出大新闻:前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实名举报武汉大学医学院李红良教授、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生化细胞所裴钢院士、上海药物所耿美玉研究员(即近期填补世界空白的阿尔兹海默 GV971 中国首款该类药物主要研究者、论文通讯作者)论文造假。
 
他称,“这篇文章不造假是不可能的,请贵委做些好事,为中国科学界洗刷耻辱。”
 
被举报学术造假者:
 
武汉大学医学院李红良教授

 
李红良,男,1974年9月出生,理学博士。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二级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科技部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 、国家“万人计划”领军人才。
 
现任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院长、武汉大学模式动物研究所所长、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教授、博士生导师,武汉大学心血管病研究所副所长,武汉大学动物中心主任、武汉大学A3实验室主任、中南医院医学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武汉大学模式动物协同创新中心主任。
 
这是腾讯统一分发,若觉得碍眼,无视即可
 
被举报学术造假者:
 
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生化细胞所裴钢院士
 


裴钢,1953年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细胞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国产最高水平学术期刊 Cell Research 杂志主编,曾任中科院上海生科院院长、同济大学校长。
 
被举报学术造假者:
 
上海药物所耿美玉研究员



耿美玉,女,1963年出生,山东青岛人,药理学专家,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学术所长、研究员、课题组长。主要从事抗阿尔茨海默病和抗肿瘤分子靶向药物研发和生物标志物研究,是首款抗艾兹海默症药物G971的研发者。
 
饶毅写给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
 
李静海主任的实名举报信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
 
李静海主任
 
李主任,
 
 昨天收到贵委2019年11月22日寄首都医科大学函,称请单位调查所谓我发表的论文涉嫌存在不端行为。
 
在我很早就支持贵委(包括贵委的监察委员会)的工作、此事涉及完全是国外经费国外地点国外人物的老旧文章、去年方舟子等已经在热潮中明确我实验室毫无不端的情况下,贵委把函件寄给我新任职不久的单位,不仅不合适,而且说明有些人没有良心。
 
对于贵委这一不良行为,我先回复,然后提出建议,以便贵委的监督委员会改邪归正,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成为中国学术不端者搅混水企图的帮凶。
 
回复:
 
 1)现在活着的、在科学一线的华人科学家,对改善中国学术规范贡献最多的,如果说是本人,恐怕懂得中国科学界的人会有异议的人会很少,也就不奇怪贵委、科技部都请我做过一些相关事情,千人计划请我任其道德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曾请我任学术道德委员会副主任(主任为校长);



 2)贵委明知本人对科学研究规范的贡献,也知道些有人因此仇恨我,不仅不捍卫我,而在事情已经非常明确的情况下给我刚就任的单位发函,是严重的工作不负责任,而且事实上起到了配合中国学术不端坏分子的作用。贵委的人员咨询过我有关武汉大学李红良学术不端,贵委自己的工作进展缓慢,武汉大学在2018年9月下旬希望我参与调查李红良论文造假事件,2018年11月17日武大邀请我任李红良事件独立调查组组长,我因太忙并未答应。2018年11月22日盖章“武汉大学学术委员会秘书处” 的咨询函,由电子邮件寄达我参与主编的《知识分子》微信公号的电子邮箱。不出24小时的2018年11月23日,很多人的电子邮箱收到匿名造谣攻击我的信件。
 
方舟子在2018年12月就此发表过三篇文章,读者众多,其结论非常清楚:饶毅实验室没有任何造假或其他不端。
 
如果贵委有谁看不清楚方舟子仔细的分析,应该自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3)贵委提出的两篇文章(Liu et al 2004和Liu et al 2009)都是我在美国的实验室的研究论文。也就是说,贵委调查美国公民用美国经费在美国进行的研究,贵委的工作人员是否配合国内学术不端人员以批我搅浑水的心情太急迫,已知囫囵吞枣管外国的事情,是否这些工作人员太滑稽?何况,这两篇文章,如方舟子所分析,完全没有我实验室不端的问题。
 
建议:
 
1)贵委应该有效、有胆魄地彻底调查武汉大学医学院李红良17年如一日明目张胆的造假;
 
2)贵委应该严肃调查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生化细胞所研究院裴钢于1999年,用贵委三项经费(39630130, 39625015和39825110)支持其发表的论文(Ling et al., PNAS96:7922-7927)。该篇论文的图3、图4、图5是不可能真实的,只有造假才能产生(众所周知GPCR需要七重跨膜区域才有功能,裴钢号称只要5重跨膜,而且居然两个GPCRs都是这样的,出了3个同样错误的图)。贵委20年不触及这一问题,现在这是实名举报,贵委不要推卸躲避,洗刷中国科学院因这篇造假文章选出院士的耻辱。
 
3)今年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的耿美玉研究员作为通讯作者的文章(Wang et al Cell Research 29:787-803),号称其发明的药物GV971能够通过肠道菌群治疗小鼠的阿尔兹海默症。这篇文章,不造假是不可能的。现实名举报,请贵委做些好事,为中国科学界洗刷耻辱。
 
饶毅(代表个人,不代表任何单位)
 
2019年11月28日




中国的学界造假,向来水很深,大家讳莫如深。
 
而就在一周前,全球最权威的科学期刊之一Science刊登了题为Top Chinese researcher facesquestions about image manipulation的文章,文中讨论了“中国工程院启动对曹雪涛院士疑似造假的文章进行调查”一事。



文章评论说:
 
“在中国学术不端行为的成本非常低,或者说不存在。在美国和欧洲,学术不端行为通常会导致辞职或开除,但这种做法在中国并不常见。
 
权威机关处理曹雪涛事件的方式,将是一个重要的信号,在过去两年里,党和政府,以及多家重要学术机构都颁布了一系列关于学术规范的指导方针,以及对于学术不端行为进行处罚。但如果曹雪涛被认定违反了这些规范却能逃脱处罚,将意味着这些维护科研秩序的政策都会变成一纸空文。”
 
如果论文可以轻易造假而不担责任,那么奶粉也可以造假、食用油也可以造假、种子也可以造假、饲料也可以造假,报表也可以造假、没有什么不可以堂而皇之造假。最终,所有人都会陷入谎言包围的文明废墟当中。
 
学术界和象牙塔,是文明社会最后的堡垒和底线。
 
学术造假,只是个别人的污点;明知造假而无动于衷,甚至企图反噬举报造假者,却是科学界和文明社会的集体耻辱了。



饶毅教授:“请贵委做些好事,为中国科学界洗刷耻辱。”